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八马彩票 > 概念词典 >

第11版《新华字典》6月将上市 未收录网络热词

发布时间:2019-05-10 01: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仅从中国人给孩子取名来说,首先都要翻翻字典,新版《新华字典》即将问世的新闻引发各方关注。前天上午,商务印书馆总编室主任刘祚臣透露,第11版《新华字典》现在已经进入印刷阶段,将于6月出版上市。

  前一版《新华字典》曾引发多方争议及网友挑刺。例如,“翅:鱼翅,指鲨鱼的鳍,是珍贵的食品”的解释引发了动物保护者的“抗议”。更让人意外的是,第10版《新华字典》被上海读者陈丁祥告上过法庭,陈丁祥称,从第10版《新华字典》中挑出各种差错高达23863处。

  从1953年至今,58年来《新华字典》发行逾4亿册,还不包括盗版。有人甚至比喻说,无论从发行量、普及面、影响程度,还是读者忠诚度来看,它对中国人的意义类似于圣经之于基督徒。

  在新版《新华字典》上市之际,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新华字典》1971年版编撰小组副组长、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先擢等人,讲述《新华字典》改版里外的故事。同时,还采访了《咬文嚼字》副主编王敏等人,给新版《新华字典》提建议。

  《新华字典》堪称迄今为止世界出版史上发行量最大的字典。据了解,第10版《新华字典》首印时印刷100万册,也使《新华字典》的总发行量突破4亿册。商务印书馆总编室主任刘祚臣透露说,第11版《新华字典》将于6月出版上市。现在已经进入印刷阶段,将分单色本、双色本和平装本3种版本。

  据了解,《新华字典》新版的平装本将采用再生纸,只需12元。“平装本是面向贫困家庭的孩子,将通过用再生纸等一系列措施来降低成本,力争让他们用10元钱能够买到。”刘祚臣说。而另外的“单色本”、“双色本”将分别用黑体字和两种颜色印刷,定价分别为19.9元和24.9元。第11版《新华字典》还考虑在全球范围与国内同步发行,与国内不同的是,在国外只发行单色本和双色本,内容都是一样的。“这个事现在还在运作中,最终能否确定还需要一段时间。”刘祚臣主任说。

  而这个定价比第10版《新华字典》有了提升,主要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单色本为例,第10版每本16元,新版则需要19.9元。新版《新华字典》内容上也比第10版有所增加,正文部分增加了25页,达到678页。

  刘祚臣透露,《新华字典》每个版本的印刷次数没有规律,主要看市场供货情况而定。第11版《新华字典》还在印刷过程中,就有很多单位定制印刷,刘主任表示,主要是政府教育主管部门、新闻出版单位、慈善机构和企业来定制,有的定制量能达到200万册。据了解,定制版本基本是用于捐赠渠道,定制版本会有定制单位的标识。

  历次《新华字典》的修订都受到时代影响,渗入社会语言新的变化,第11版《新华字典》也不例外。《新华字典》的修订周期是5年左右,而这几年的特点就是网络用语对社会语言的影响。但据透露,“童鞋”、“神马”、“给力”等网络热词并未被收入。

  新版《新华字典》增加了一些新的字义、词义。比如“绿”字,它一开始是指颜色,后来增加了一个含义,如“绿色产品”,指无公害、无污染产品。第11版《新华字典》又增加了一个含义,如“绿色通道”,指便捷快速的通道。

  《咬文嚼字》杂志社副主编王敏说,字典是否应该收入新的字词关键要看它们是否具备繁盛的生命力,如果没有经过语言、生活的选择和时间的检验,一般就不宜录入。他举例说,在上一次《辞海》修订时,就有很多方面建议将“超女”收进字典,最终《辞海》收录了“海选”而没收“超女”。因为判断一个字词或词义是否应该收录时,要看到一个词语的稳固性,不会轻易变化。“超女”这几年已经不是普遍用语了,因此就不宜收入。

  “网络时代出现了很多流行的新字新词,我认为,当某个新字新词到了生活中已经回避不了的情况时,才应该被收入字典当中,比如说下载、上传以及新进刚刚出现的秒杀,这些词汇已经与现代人的生活分不开,这些词语或词义应该被收入。”王敏说。“大众存在一种误区,认为使用频率高的字词,就该收入字典。”王敏认为,对于当下网络中非常流行的“神马”和“浮云”这样的词,“生命力”还有待检验,未必要先被收入到字典当中。

  数年前,曾有网友提议,第10版《新华字典》(32开小本)对一些动物的解释总是与吃挂上了钩,例如,鲳:肉细腻鲜美;翅:鱼翅,指鲨鱼的鳍,是珍贵的食品;蛏:肉味鲜美,以至于“现在,一提到动物大家都只想到吃!”由此还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

  昨天,南方日报记者就此请教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先擢,他告诉记者,《新华字典》有的解释确实存在歧视动物的问题。“全世界都在提倡保护动物,所以《新华字典》也应该进行修改。如果没改的话只是还没来得及改,下一步应该就会改了。”他说,以前字典说“虎骨”是一种药材,这就有问题了,因为有侵害动物权益的嫌疑。

  曹先擢还认为,目前第10版《新华字典》还存在很多需要释疑解惑的地方。比如“差不多”,北京话读四声,方言读一声,现在字典里两个音都有,究竟读哪个,应该有个说明。还有“嫦娥奔月”,“奔”究竟读四声还是一声,如果说奔延安,往家奔,那得读四声,而嫦娥奔月的故事传说发生在西汉,当时只有第一声,所以应该读第一声,新版的《新华字典》应该有所说明。

  北大教授曹先擢向南方日报记者回忆了第一版———1953年版《新华字典》的情况。“1948年,北京解放前,北京大学魏建功等5位教授为了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开始编撰《新华字典》。为了搞这个工作,魏建功辞去了北大教师的职务,专门搞字典,搞了3年,出版了,是个精品。过去的字典都是半文言或文言文,这个字典都用白话来注释,用白话材料来解释。”

  曹先擢解释说,“刀”以前在字典里的解释为“切割之利器也”,半文言文的,很多普通老百姓都读不懂,1953年版就改为“单面长刃的短兵器”,改成了白话,易于大家接受。“因为这批编撰的人都是教授,素质较高,所以也保证了这一版本字典的质量。”

  作为魏建功的学生,曹先擢曾担任《新华字典》1971年版编撰小组副组长。“文革年间,说《新华字典》里有很多封资修的东西,必须进行大的改动。”周总理知道后对编写组教授说:“你们不要神经过敏。”

  北京大学教授安平秋回忆说,编到“茹”字时,有个编辑张树华就说:“这个很敏感,不能要呀,删掉!茹是吃呀,毛是毛主席呀”魏建功先生就不同意:“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她就火了:“你是不是攻击我想歪了?”

  还有一个例子,编写组按迟群指示删掉了“殿下”一词。周总理问:“殿下为什么删掉了?”迟群回答:“他们觉得这是封资修。”周总理就说:“西哈努克(柬埔寨国王)还来,我们还要称他为亲王殿下,将来报纸还要登,后代要查什么是殿下,字典都没有,我们怎么交待?”

  “如果真要这么改,《新华字典》就毁掉了。多亏了周总理告诉我们,不要神经过敏。后来改动很少,可以说是周总理挽救了《新华字典》。”曹先擢说。他还回忆道,修改期间,北大中文系能上的老师都叫上了,但是没有叫王力先生,他当时在32楼扫楼梯。曹先擢背着工宣队,找来王力先生,请他帮忙注解异体字。“我想给他找点事做,给他点安慰,不然他真是太可怜了。”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新华字典》才开始试着回归常识。“去掉各种主义,阶级分析、个人崇拜与意识形态批判是题中应有之意,是无需讨论的。”社科院语言所词典室副主任程荣说“自此我们编的不再是本政治字典”。

  1998年版的《新华字典》,原来认为的各种 “剥削制度的产物”被允许在中国存在了“宗教”也不再是“虚幻的、歪曲的反应”,“倾销”、“利润”也不再是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残酷剥削的手段”了。

  2004年版《新华字典》进一步回归公众常识,老虎、豹子、貂不再“肉可吃,皮可衣”,成了受法律保护的珍稀动物;开始出现了“”、“禁毒”、“盗版”、“代沟”,也开始“性教育”了。

  曹先擢,1954年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58年毕业后留校在中文系古代汉语教研室工作,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70年在北京大学主持《新华字典》修订工作。1971年至1975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主持《新华词典》编纂工作。1976年至1979年在商务印书馆主持该词典定稿工作。1979年回北大。1994年退休。1993年4月至1996年4月,应聘在日本国立一桥大学任教授。现为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辞书学会会长。1999年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聘为《现代汉语词典》修订审定委员会主任委员。

  曹先擢:荀子说过,“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异于约则谓之不宜。”对于有些渐渐变成约定俗成的东西《新华字典》也要随之进行一些变化。不要局限在古代的一些用法,应该允许词汇的变迁。像“掩耳盗铃”最早其实是“掩耳盗钟”,但现在大家都只用“掩耳盗铃”了,《新华字典》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及时作出修改。

  过去有一个时期《新华字典》是有政治化的倾向,但随着时代的变化,《新华字典》也在不断进步。可以说,汉字敏锐地反映着时代的变迁。应该说,《新华字典》在提高国民文化基础上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的。学普通话是通过书本,但使用书面语就要查字典。现在,农民工之所以能进城务工,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语言上基本过关。

  《新华字典》应该与时俱进,接收一些新的东西,但也不是照单全收。比如《新华字典》也会受外来文化和网络文化的影响。“吧”是一个音译字,从外语的bar音译过来,现在也变成了一个词数,可以组成酒吧、咖啡吧等。然而,像现在的网络热词“给力”等,我觉得暂时还不能进入《新华字典》,字典要跟上时代,但也不能超前,一些新的字词还需要经过相关的考证与研究。

  曹先擢:我赞成陈原先生的观点,辞书应超越规范。其实很多字词没有一个标准,像“涌”读yong,广东读chong。标准音是普通话的音,方言音是在地方通用的,两者并不冲突。其实北京话也是方言,普通话说傍晚,北京人说banghei(傍黑)。所以不要限制语言的发展。但总体上还是要符合规范,不能太超越。

  《新华字典》里有很多从生僻字变为常用字的,像深圳的“圳”,以前大家都不怎么认识,但自从深圳发展起来,为大家所熟知后,这个字就从冷僻的字变成了大家熟悉的字。

  南方日报:有人认为《新华字典》太过简单,大学生已经不需要《新华字典》。并且在网络时代《新华字典》已经很难确立它以往的“规范性”。

  曹先擢:现在不能绝对说大学生都不用《新华字典》,我就见到大学生用《新华字典》,《新华字典》便于随时查阅,像“昊”和“旻”,两者那么像,哪个读什么音,一时忘了,翻翻《新华字典》就可以查到《新华字典》有一个特点就是小巧,在英文中字典最初就是“pocketbook”,就是易于携带的书嘛。

  网络字典对《新华字典》不会带来冲击,人们有选择的自由,可以上网查,也可以翻书查。其实编纂专家们也可以通过网络字典了解一些自己的不足之处,便于及时进行调整与修改。

  当然还有许多内容《新华字典》需要进一步规范、修订。比如“地壳”这个词,字典里说,口语念qiao,书面语念ke,但现在人们都用qiao,已经被约定俗成了,字典就应该进行调整。

  我国曾进行过一次专门的语言调查,1985年出台过一个《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新华字典》也应该按照这个规范,但时过境迁,里面有些东西也比较陈旧了,像“凿”字,表里只有zao这个音,但人们现在都说“证据确凿(zuo)”,zuo这个音是由北京土音来的,但大家约定俗成了,被普遍使用了,所以这个表也应该与时俱进进行一些修改。据说《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要进行修订了,具体是什么时间还不知道。

http://essexappliance.net/gainiancidian/18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