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八马彩票 > 概念分类 >

季羡林的迂腐(四)

发布时间:2019-05-10 01: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鸵鸟者,以为把脑袋埋在沙里,现实便不存在,或者现实便是那禽类脑袋里的主观想象。

  井蛙者,守着井口大一片天空,便以为是宇宙的全部。那井口大的神圣,要誓死捍卫。

  读完《甲申文化宣言》,鸵鸟与井蛙的形象,便在我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这样一 番充满后现代主义空洞抽象、自相矛盾的呓语,能成为“文化高峰论坛” 的“宣言”,要来指导人类文化的发展,令我对祖国及世界文化的未来深深担忧。

  该宣言中说:“文明既属于历史范畴,既已成为不同族群的恒久信仰、行为方式和习俗,则理应受到普遍的尊重。”

  “文明既属于历史范畴”是什么意思?历史就是过去,“历史范畴”就是过去的范畴。难道文明只是过去的、僵死的东西?现代人就没生活在文明里?文明没在演进?

  “既已成为不同族群的恒久信仰、行为方式和习俗”,怎么就可以推出“则理应受到普遍的尊重”?原教旨基督教不许堕胎,连与强奸导致的怀孕也一视同仁;原教旨伊斯兰教,歧视女性,强迫她们把自己包裹在黑夜地狱一般的长衣中;所谓的中医,还在死抱着那早已破产的蒙昧而僵死的理论,浪费着国家有限的资源,在新浪网起劲地做着“治肌无力、肌肉萎缩”的广告,骗着同胞中无知轻信而善良的一辈。它们,凭什么“受到普遍的尊重”?还“理应”?什么理?“天理”?

  宣言又说:“我们主张文明对话,以减少偏见、减少敌意,消弥隔阂,消弥误解。我们反对排斥异质文明的狭隘民族主义,更反对以优劣论文明,或者将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形容为不可调和的冲突,甚至认为这种冲突将导致灾难性的政治角力和战争。”

  说的很中听,但可惜与现实相去十万八千里,与海市蜃楼、按需分配一样虚无缥缈。文明间的偏见、敌意、隔阂、误解,并不是因为缺乏对话,而正是因为“理应受到普遍的尊重”的“不同族群的恒久信仰、行为方式和习俗”。你认为自己是天朝大国、世界的中心,“理应”万国来仪;他认为自己是太阳的本家、天照大神的后裔,杀你没商量;她又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别人都是野蛮人、异教徒。在这些有民族特色的“恒久信仰”上,还有什么对话的基础和必要?如何能不“狭隘”?如何能不“排斥异质文明”。

  文明如何不能论优劣?一个蔑视人权、民主与科学、以为有天堂以及七十二个处女等待分子的文明,如何不劣?一个不允许人民自由发表意见、自由获得信息的文明,如何不劣?一个把聪明才智都用在皓首穷经、信仰“受命于天”、搞什么“存天理、灭人欲”的文明,如何不劣?

  文明有时就是不可调和的。前科学的基于原教旨宗教的专制文明,和科学、讲民主的文明,有什么可调和的?一个相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变相地“灭人欲”的文明,和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又能博弈出双赢解决方案的文明,有什么可调和的?

  文明的冲突,如果只能通过“调和”解决,世上早就没有了军队与战争,何况战争也是一种“调和”--极端的调和。武器的批判,有时胜于批判的武器。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霸道了点,但那是在幻想破灭后用血的教训换来的。后科学的文明,对蛮不讲理的前科学文明,在说得口干舌燥后,除了用科学与民主的产物来实证它们一下外,又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学甘地绝食?学耶稣把另一半脸也凑上去?

  宣言又说:“我们主张每个国家、民族都有权利和义务保存和发展自己的传统文化;都有权利自主选择接受、不完全接受或在某些具体领域完全不接受外来文化因素;同时也有权对人类共同面临的文化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主张,每个鸵鸟,都有权利和义务把脑袋埋在沙子里,眼不见,心不烦,关起门来成一统,我是博大精深人;每个井蛙,都有权利自主选择接受、不完全接受或在某些具体领域完全不接受井外文化因素,同时也有权对江河湖海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

  宣言再说:“我们为世界上许多古老民族、经济次发达地区的文化命运深感忧虑。国家不论大小、历史不论长短、国力不论强弱,在文化交往和交流方面均享有平等权利。我们反对文化沙文主义和文化歧视,并认为此类行为是反文化的。”

  我则主张,我们为古埃及文明、古玛雅文明、古巴比伦文明的命运深感忧虑。我主张,我们有权要求美国阿拉巴马州白种红脖子喝啤酒看橄榄球居民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京剧感兴趣,要求津巴布韦部落酋长赴中学习儒家礼仪,要求我国副厅级以上干部分批赴亚马逊热带雨林跟土著学习管理技术。我反对对小脚文化、吃人文化、黑衣裹身文化、不许堕胎文化、巫医文化的文化歧视,并认为此类行为是反文化的。对这些文化歧视,我主张“文明对话”与“调和”。

  人类(当然包括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就是把脑袋从沙子中拔出,从井中跳出,认识到不论黑黄白红棕,我们都是同一个物种,可以通婚,可以融合,面对着同样一个客观世界,有同样的实际生存问题要解决。真正行之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是跨越种族(一个纯文化的概念)与文化的,并不存在所谓东西方的区别,只有谁先发现、谁后受益的分野。科学是人类唯一行之有效的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方法;民主是人类经过无数尝试和惨痛教训后总结出来的处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最佳博弈方案。全面运用科学与民主,并不是全盘西化,而是全盘人化。

  人类共同的地方,远大于不同文化间衣食住行思维习惯上的微末区别。抱着属于自己偶然形成的可怜的一粒芝麻,对之“恒久信仰”,要别人来与自己“对话”,而不顾人类共同福祉这个大西瓜,轻言之是“鼠目寸光”,重言之是“自绝于人类”。

http://essexappliance.net/gainianfenlei/1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